笔趣阁 > 九州风雷劫 > 第三百五十章 乘风破浪
  随着两声喊,智心拍出的一掌不由的弱了些力气。他本以为这一掌,杨义就会直接躲开,谁想这杨义根本寸步未挪动。他怕这一掌真的打死了杨义。手中这贺黑子,万一真是个硬骨头,死活不带自己二人去那小船岛,到时候自己不就成了大悲寺的罪人了吗!

  拳掌之道,讲求一个气势。智心这边虽然脸上凶,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是当然无存。

  杨义以指对掌,以点破面。风雷指虽然是指法,但却与寻常追求灵动,专打穴位和身体脆弱部位的其他指法不同,风雷指指出带风雷,力透指外,劲灌臂膀,最是凌厉霸道。

  嘭!

  谁都不会想到!

  巨响过后,智心出掌的手臂软软垂下。而他刚才裹挟着的贺黑子,也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,跑到了杨义身后。

  杨义的手,收到了身后。贺黑子清楚的看到,那只刚才出招的手,此刻在微微颤抖。

  风雷指消耗极大,杨义为了保险,刚才更是全力使出。现在的他,风雷指更加厉害,但是全力的运用,消耗也更加剧烈。之前和杨东旭比斗,两人自然不会是死斗,出手之间自有一番保留。而今天这局面,则是不同。杨义果决出手,虽然自己消耗极大,但是这效果也达到了。

  “会长!”

  “师兄!”

  王彪跑到了杨义这边,智性跑到了智心身旁。

  而刚才交过手的两人,则都是默然不语,平静异常。

  智心是在震惊,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听过杨义的消息,对于杨义的实力印象,自然也是停留在上次他在大悲寺比武的时刻。他现在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,这小子进步好快,居然可以和我对一掌,而毫发无损了,而且自己还吃了个小亏。风雷指中有雷电之力,智心此刻出掌的手臂酸麻,无法抬起,只能软软的垂下,不知因果的人,可能会以为刚才这一次交手,智心的这条胳膊被杨义给废掉了呢。

  杨义这一边,则是在调戏,他需要尽快恢复,以便应对这两个和尚。虽然之前智性都是一副理性的模样,但是谁又说得准,他下一刻会是什么做派!万一两人联手,说不准会是一番苦战。

  杨义冲跑过来的王彪点点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王彪这才长舒一口气,而后冷这脸扭头,朝着智心和智性就质问:“两位高僧,我们会长好心好意帮你,你反倒是举刀相向,请问这是什么道理?”

  智性已经赶到了智心身边,自然也瞧出了智心的状况。虽然不明白这杨义的指法为何会有如此厉害,让智心现在都在运功缓解手臂的酸麻,以至于不能和对方答对。不过这样到是最好,智心做事鲁莽,能让他闭嘴到是省了些自己的麻烦。

  “王管事这是什么话,我师兄是心急了些,但我们又岂是那不是好歹的人。”

  智性回着,他虽然不像智心那样鲁莽,但是大悲寺的颜面还是要的。两人身为大悲寺的两位首座,岂是风雷会一个小小管事能够质问的。不过他也是习惯使然,忘记了如今大悲寺情况。

  这边王彪还没再次开口,他手下的贺黑子却是从杨义身后出来,骂了起来:“你们两个秃驴别想美事了,我贺黑子绝不给你们带路的。敢对我们会长出手,也不瞧瞧你那德行。大悲寺又怎么样?了不起啊!有本事你杀了我。”

  这贺黑子显然是真的生气,他气对方粗鲁的手段,更气对方不征求自己的意见,还气对方向自己会长出手。三气合一,气上加气。如今别说是大悲寺了,就是朝廷的人他也敢骂!

  “你...”

  智心哪里听得的了这个,此刻他手臂酸麻已经缓解,抬腿向前,就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船夫。不过他身前的智性一把将他拦住,未能如愿。

  “师兄别冲动。”

  智性劝解着智心,他表面不说,心里却是无数次咒骂这个智心了。明明几句话就能办妥的事情,让他这么一闹,弄得如此难办!若是他再闹,到底该如何收场!

  贺黑子骂的凶,一见智性拦住了智心,胆气也更壮了些。

  “怎么着?没理就动手?你拳头大啊?刚才要不是我们会长让着你,你小命就没了。”

  杨义在他身后,听完哑然一笑。自己哪里有一招击败智心的能耐啊!刚才两人实际上是半斤八两,而且是在对方不知道自己实力的情况下。如今对方有了准备,自己若再是硬拼,铁定是要吃亏的。

  智心内心憋闷,他哪里会不是这杨义的对手。不过现在智性拦在自己身前,不让自己动手,更不让自己说话。他知道刚才自己的鲁莽坏了事,此刻也只能默默忍着,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这帮小人物今日羞辱于他,来日他智心定然要找回今日的场子。

  智性拦住了智心,不过他也没想到,这个船老大贺黑子居然如此粗俗,不仅辱骂两人未秃驴,还瞧不起大悲寺。不过现在现在是危机时刻,关乎大悲寺存亡。忍得自己一时之气,换来大悲寺屹立不倒,智性觉得今日的自己格外高大。

  “刚才是我师兄鲁莽,我代他想几位道歉。”

  智性说着,深深一礼。

  能屈能伸!这是王彪对这智性的评价。

  不是什么好鸟!这是贺黑子对智性的评价。因为贺黑子明白的很,越是这种表面和善还给你赔礼道歉的人,越不好对付。今天给你赔礼道歉,明天可能就找你麻烦。最重要的,这和尚刚才虽然是在道歉,但是贺黑子能够看到,对方的眉毛皱着,眼睛闭着。这哪里是道歉,分明是日后算账的表情。

  答应他们!这是杨义此刻的想法。智性现在看上去还是一副理智模样,但谁又能保证在继续的刁难下去,对方不会凶性大发呢。对方能如此低声下气,肯定是因为大悲寺有着艰难。杨义分析,这份艰难,应是朝廷所给。如果继续刁难,这两人心灰意冷,那今日港口上的这些风雷会的人手,可就危险了。